嶽夜☆

這裡是幾乎專注於冷cp的文手
熱門類型的cp文較少量
仍然在緩慢努力中!
筆名是嶽夜,多指教!

【狩輝】心意相通

#狩輝

#ooc注意


——

雖然對於那傢伙的事情來說——起初還覺得不過是足球的新手根本派不上用場,但是初次上場就已經令人刮目相看了,何況往後?就像是在他身上能見到無法預測的各種可能性。


才踢兩個月,原本明明連盤球都不行,光是看過一次連射門都可以辦到了?說什麼傻話……我們可是練習了很久才有現在的成果,而你竟然要兩個月就能夠立即追上腳步在一旁一同奔跑了?好似天才與笨蛋的差距,令人不滿啊。


——


起初、聽聞他的話語練習踢球後才從前輩口中察覺那是在捉弄人的把戲,縱使被做為玩樂的存在也不足以讓人感到不滿就是了……?唔哇、說起來總覺得我還真沒有生氣過呢!?


不對不對、肯定有的,生氣的經驗……


同為是一年級生的夥伴也因為他的搭話才足以試著跟其他同級生夥伴打成一片,或許起因不是他,又或許因為他才有了勇氣跟隊長他們搭理起來。


況且也得知了喜歡捉弄人也算是他的特色——吧?

我是這麼覺得啦、


但他又是怎麼看我的呢?


——


「お疲れ様。」


眾人的話語連結成同個聲線後結束了球隊的練習,往更衣室中將球衣給換了下來,眼中有些迷茫的,察覺到的時候已經將實現轉移朝向不遠處的藍綠髮少年,對上眼的瞬間而慌得轉頭繼續手中的動作。


——


才剛把原本的雷門制服給套上去後察覺到了什麼視線朝著自己而來,便順著那股視線來源轉頭看過去,不就正是自己心中所在意的傢伙嗎?一瞬間的慌張撇開目光像是在躲避什麼似的,看上去更令人不滿了啊。


——


你這傢伙是怎麼想的?/你是怎麼看我的?


——


「呦、影山,去雷雷軒吃個飯嗎?」


突然一個聲線打斷了兩人的思緒並且朝著聲音來源看去,被叫住名字的少年也只是淺淺笑開來理所當然的答應了邀約,而提出疑問的那人也就那麼自然的跟人離開了。


……なぁ、若是你不會拒絕人的話,是不是什麼事都不會拒絕?


……我在想什麼呢。


——


「輝君、找我有什麼事,不是要晨練了嗎?へえ——難道你想蹺掉練習?」


半開玩笑的露出有些虛假險惡的笑顏不等人開口便先故作猜測一般的開口道出那人把自己叫出來的原因,而就算口出惡言,心中卻也不完全那麼想的。


「狩屋君、我……我……」


被叫出名字的少年面前那人卻絲毫不受幾句言語影響,甚至神情嚴肅的讓少年給愣了愣,不得不認真聽聞他所會道出的下文。


藍綠髮的少年那般若有所思的模樣,雙唇一張一合的,好似有股一個衝動想搶先在那人一步先開口說出自己的內心話,卻得出了同時開口的結果。


《我喜歡你。》


兩人有些錯愕的看了看對方,根本怎麼想都沒想過會那麼在意面前人的不只有自己,甚至到達了這名為喜歡的心情,更讓人意外的是,心靈相通。


……被稱呼狩屋的那名少年不自覺的勾起嘴角露出平時所有的表情,看的出一絲絲的不同,那就是增添了點喜悅。


而被稱呼輝君的少年則是在突然回神過來的那刻、雙頰浮現起不起眼的緋紅,難以隱藏心中的害臊感,說來本身就不擅長謊言。


多指教了。


輝君/狩屋君。


【安埃】七夕

#安埃

#七夕

#ooc注意


久久一次约会,却下起了雨。

甚至还因为失策忘记带许多东西不断跑回家才终于出门,到了相约的地点却不见人影,左顾右盼寻找到那人身影后,他正低着头躲在屋簷下,不时的抬头看了看面前一点一点落下的雨水,明显能从那空无一物的双手之中看出来是没带伞出门。


滴答滴答、


声音仿佛能够盖过大时钟走动的声响,而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影子中多了个人影才吓得抬起头来,才盼到了那思念的人撑着伞前来身旁。


「埃米、不好意思,在下迟到了,等很久吗?」


就算是话中那样、看见那抹笑容却无法说出实话,只是摇头回应他。


雨越来越大、没有变小的趋势。

两人到了附近的餐厅先共进午餐,目前为止都如原本计划一样,只是外头下雨无法行动。


明明是七夕、明明是七夕情人节,却下雨了。


因为下雨而遭受影响似的,埃米低着头喝着面前的冷饮,脸色平淡的让安迷修有些担心。


餐点过后来了甜点,安迷修拿起另一个汤匙示意要喂食对方。


「埃米、就算今天下雨也不能好好出去玩,但在下认为跟你在一起,就算下雨也是幸福的。」


有些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貌似明白了话中含义似的,双颊起了绯红,回神后才稍微凑近上前吃下那人手中汤匙里头的甜点。


甜甜的味道在舌尖化开来、就仿佛与他在一起的时光中那般甜蜜。


虽然天气不佳、但也是难忘美好的情人节了。


安迷修伸手抹去埃米嘴角的奶油并且在他面前伸舌舔掉,露出那般温柔的笑颜来,难以从身上移开目光。


「七夕情人节快乐、埃米。」

「嗯、嗯。」

【雷卡】交換日記

热恋30题——交换日记


#雷卡

#ooc注意


雷狮跟卡米尔只是兄弟关系,但也就因为如此无法自由的相处,明明已经交往了,在学校却只能偷偷见面。


谁叫这世界不允许这样的关系的两人相爱呢?


相隔两地的班级,雷狮提议以一个交换日记的办法与对方交谈,隔了一次下课交给对方,直到放学后才到那人班级外头一同回去。


——

早自习。

今天第一节就是体育课了,想着就很麻烦啊。


                                                ——雷狮


——

第一节课

我从窗户外头看见你们在跑步了,还是希望大哥能够认真点上课呢。

                                                 ——卡米尔


渐渐的、几天之后,就算只是见到对方都能对视而笑。

即便在他人眼中只是兄弟,但私下能够过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了。


今天、什么节日?


假日中就暂停了交换日记,但却在书桌上发现了小字条,是那熟悉的字迹。


卡米尔、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

我在公园等你。


都是晚上了才察觉到、又或者是几个小时前放置在桌上的?

去公园做什么、有什么活动吗?

有数不清的疑问从脑中浮现而来但又得不出解答,只好穿上外衣跟围巾走到外头去跟人会面。


「卡米尔、你来了。」


映入眼帘的则是那最喜爱的人,正抬头凝视夜空突然转头回眸看向自己,那抹笑容渐渐让人看了有些着迷。


「你看、」


顺着那人指着的方向抬头跟着看向天空,正想偏头询问时却一股声响吸引了注目。


传入耳中的是烟火声,但更令人讶异的则是那烟火的模样不是图案而是文字。


【七夕情人节快乐。】


惊得都让卡米尔睁大了双眼,又愣愣的看向身旁的人,只见他有些得意的笑容,后知后觉察觉的是从指尖传来的属于那人的掌心温暖。

【安埃】你睡着时偶然靠向我的肩膀

设定为安迷修社会人,埃米是高中生。

暗恋30题。

17.你睡着时偶然靠向我的肩膀。

——

命运、总让我们在同样的时间与对方相遇。

空气、总让我们两人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

时间、总让我们能够安心的将身心交给对方,就算只有短短几分钟也是如此。


一场寒流来袭、埃米穿着看上去保暖又贴身的羽绒外套又裹上了围巾,仍然还是因为怕冷的缘故,连在外头行走都得将双手给伸进外套口袋里头,一点一点的吐出显眼的白气,像是在向谁证明自己身体冰冷着一般。


但这一出门的原因没有其他、刚结束打工的埃米更换下制服换成保暖的衣物后再次上街头只为了能够找地方解决早已成了宵夜的晚餐。


但不断朝着自己袭来的冷空气促使着更加没有多余的力气能够行走,尚未走到街上却率先经过了一个公园,天黑的缘故而显得清净不已,从门口撇过眼而看见了那长椅,距离不远的缘故才丢出了一个【想先坐着休息一会】的决定往那头移动上前。


才刚坐下来的埃米,往后靠着椅背,没有多久也因为寒冷而加深了睡意,逐渐的沈下了眼皮正要这么睡去时,感觉到一股暖和的触感碰触到了自己的脸庞,就此睁开差点要闭上的双眼看向身旁。


除了那比自己要大上不少的手,绿色手套、朝着那手往面前人影看去,眨了眨眼眸才让出那熟悉不过的人。


熟悉不已的笑容。


总是会来自己家中,会互相拜访对方的家互相照顾着的一位挚友——安迷修。


「在这睡着会感冒的哦、埃米。」


总是能在相同的时间点遇见,明明没有事先相约什么,却还是能在需要帮助的那刻见到了那人温柔些许的笑容,顿时仿佛被那股暖意感染一般的安心了下来。


埃米任由他这么牵着自己往前行走朝着街上走去,大手包裹着对他而言小上许多的小手,有些产生了依赖感而贴近了身躯,只为取得更多暖和。


到了一家餐厅一同解决了晚餐让两人都恢复了力气后,渐渐的一个疲惫感袭卷而来,摇摇晃晃的往一旁的人靠了上去,头轻靠在肩上,轻声的呼吸声都传入了那人耳中,而他只是一脸宠溺的看着逐渐睡去的人,伸出另一手上前整理了他的头发后,舍不得离去视线一般的不断朝着他的睡颜盯着看。


——我的肩膀、永远为你而靠。

——我的怀抱,将是你的避风港。

——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


一早、醒来后早已在安迷修的家中,这天是假日,埃米不必上课,更没有任何事能够打扰这沉静又让人着迷的时光。


从床上一个坐起身,自己处在那熟悉的床上,正当要下床的那刻便听闻了敲门声。


「早安、一起吃早餐吧?埃米。」

【雷安】親吻情人節

>雷安

>交往、室友設定

>情人節

>ooc注意


「雷獅、聽說今天是親吻情人節呢。」


剛做完作業的安迷修身體往後仰伸懶腰並且開口與躺在床上玩遊戲機的人搭話。


沉默許久本來以為對方不想理會自己,結果根本只是玩的過於專心,聽聲音發覺他一局打完後才從床上坐起身,將遊戲機丟到一旁。


「哦、情人節還有分什麼含義嗎,沒想到你對這種東西也有興趣。」


一聽就知道沒打算多聽關於這話題的更多話語,撿起遊戲機繼續自己的事。


「……只是稍微提起而已,你就不能一天好好說話嗎,一開口就話中帶刺。」


有些不滿的轉頭看向那人,而他卻一點也沒有想將視線移到自己身上的意思。


才正想轉身坐正檢查剛才的作業哪些有寫錯,一個突然就又被人給叫住名字,轉頭看向人有沒能來得及反應過來便被一股柔軟的東西給覆在唇上,意識到的時候早已睜大雙眼愣愣看向面前放大不少的臉龐。


「……滿意了沒?安迷修。」


鬆口後不久一個轉身回去床上坐好撿起放在床上的遊戲機繼續動作彷彿一切都尚未發生過一樣。

【雷卡】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另一版本)

¤雷卡


恋人未满30题——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


一股令人害臊的声音打破了房间那特有的宁静气氛。


「嗯、嗯啊……大哥……」


被称作大哥的那人同时也沈浸在这股快感之中,望着怀里的人,动作尚未停下,反而增快了不少。


在那少年的体内不断前后抽动着,促使那呻吟更加清晰些许,甚至被那人的紧张感缘故,下身被紧紧吸住,却感觉十分满意的加深笑意,毫不留情的、用力往里头猛进,身下人也难以招架一般的伸手抱紧了那人,尝试全部承受下来。


雷狮只有喝醉时候才会这么对待卡米尔,甚至是心不在焉的时候,而卡米尔却是如此的甘愿被人对待,令人心疼的在于那正是他喜欢的人,拒绝不了。


「为什么、总要跟我作对,那个混蛋!哈啊……」


而其中雷狮心中想的不会是卡米尔,而是另有其人,即便如此、即便卡米尔最理解不过,却还是任着他这么做。


一边喊出呻吟任由人因为怒气而增强力道的猛攻,一边的将抵在眼眶中的些许泪水滑过脸庞。



听着最喜欢的声音,嘴里喊出的话语却是如此伤人。

【雷卡】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

¤雷卡(无cp向)


恋人未满30题————听着最爱的声音,说出最伤的语言。


雷狮曾说过卡米尔的声音很好听,但却可惜了卡米尔并不怎么会开口说话。


为了脱离束缚获得自由,不惜抛弃一切离开那个自己出生的王国,可那「一切」不包括「卡米尔」。


当遇见了卡米尔那时、没有出手援救他,便是告诉他如何走下去,改变他的生活。


「不证明自己的强大,便会永远被踩在脚下,你期望这样?」

「……我不要。」


简单的一句话改变了两人的一生。


对于雷狮而言,卡米尔是最能相信的存在。

是弟弟。

是军师。

是唯一的家人。

是重要的人。


——


在这个凹凸大赛中,就连著紧紧相连的关系也可能就此破灭。


就在今天、一切都变了样。


「大哥、请清醒一点。」


有些吃力的撑着眼皮,传入耳中的那便是自己喜欢的声音,也是最熟悉的声音。


身上被留下许多的坑洞,血尚未停止流出,促使自己的力气也在此时一点一点的被夺取,面前的人仿佛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在逐渐降低而睁大了双眼,尝试镇定下来把自己给扶起来。


「这就带您到安全的地方,没事了。」


脸上被划破了皮肤,跟自己一样留着鲜血尚未停下,看上去是多么的冷静,而最了解他的自己却能听出那话语中透漏出来的些许慌张感。


没想到最先败下的是我啊、卡米尔。

一直跟在我身边走来这危险的处境可真是辛苦你了。

别把我放心上、现在你该独自努力了。

大哥……可能没办法继续陪在你身边了,抱歉啊。


「……卡米尔、」


吃力的用着最后一口气把人喊住,面前的人听闻后只是乖巧的让自己继续说下去,已经能够稍微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消失当中。


「接下来、交给你了。」


上前打算拍下他的肩膀,抹去差点滑过脸庞的眼泪,却身体不听使唤的完全动不了,没有多余的力气举起手。


随后、在那人还没有回话的机会,便消失在他眼中。


「大……!」


【参赛者 雷狮,回收成功。】

【雷卡】承諾

——雷卡

——ooc注意


「一定有个分手的理由束缚我们的话,那么就想个100不必分手的理由不就行了?我先说一个、你不在身边而我的世界便失去了光芒。」


雷狮以额头轻触额头的方式下近距离将怀里人的模样全都收进眼底,那又是多么无比温柔的眼神,即便怀里人是那么不安以及害怕,自己仍然朝着他展露最漂亮的笑容让他明白自己便是他的全世界。


两个人相爱了,在今天意外发生了关系,意识到这点的卡米尔深怕会被责备似的含着眼泪整个人都缩进了棉被里头,而雷狮见状后便钻进棉被里头将他拥入怀中。


「怕什么?谁也无法阻止我雷狮继续走下去,就算现在有了你也是如此,卡米尔。」


伸手轻抚过那总是因为帽子掩盖住而没见过的半边头发并且将它以手梳理整齐,他明白怀里人是把自己看的多么重要,甚至关于自己的事情,现在也如此的在意。


爱、是什么?

有了喜爱的人就不会想将他占为己有吗?呵、兄弟关系也束缚不了我雷狮的。


「大哥……」


「卡米尔、现在起叫我雷狮。」


这是他初次这么说也是特别允许,他喊自己的名字,也是迈进新的开始的象征,即便会听他多少的反驳都不会听从。


「我以后不会再把你看作是弟弟了。」


听闻这句话的瞬间怀里人似乎哭泣的更加慌张起来,深怕是让自己不高兴了似的。


「你是我的恋人,怎么会只是弟弟,卡米尔、你呢?」


才稍稍反应过来的人尝试以手背抹开脸上滑过的无数泪珠并且抬头看向自己,看上去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今后会……以恋人的身份,陪在大、唔,雷狮你的身边。」


……很好,就是这样。


话语刚落下便被面前人的一个吻给堵住了双唇,双手轻轻将他拥入怀里,而他也如同幸福一般的渐渐红起了双颊并且往前凑近了自己怀里。


「我爱你,卡米尔。」


「是、我也是,雷狮。」

【?】卡雷,小車子?

【?】


¤卡雷(對,應該是卡雷)


——


「等等等、很疼,卡米尔你轻点,别用力!疼!」


「大哥、乱动的话会弄伤的,还请冷静下来,我会轻一点,别担心。」


一名被喊着大哥等称呼的男人正感到疼痛似的喊了几声,逐渐倒在对方的怀里,而他面前的少年则是依旧保持冷静的轻触他的身体。


「……大哥、疼吗?就快结束了,请面对我转身过来。」


怀里的人听闻後整个人转身倒在他的怀里,随后再次的喊出一声声的疼痛感,更是深入他的体内挑逗着。


「大哥、?」


「疼……嗯……」


貌似渐渐能够忍耐了呢,真是太好了,见人一直忍痛的模样都有些心疼了,但这也不必维持太久,忍忍就过去了,只要能够帮助到大哥自然是件好事。


「好了哦,大哥?」


「哦、谢啦!卡米尔,总是让你帮我挖耳朵真不好意思啊。」


「这没有什么。」


——


各位愚人节快乐啊——(喂

第一次写假车,很废很烂请多包含。

【雷卡安】當我失去了你

雷→卡←安(无cp向)


「卡米尔。」


被呼唤之人并未开口回应,只是看了一眼面前那跟随许久的自家大哥,随后则是一个眨眼仿佛表示道别一般的,转身朝着那身穿白衣红鞋的男人跟了上去并且走在他的后头。


此刻绑着星星图样头巾的男人并没有瞥见自家弟弟离去的背影,只是静静的靠在树旁,早已放弃去止住身上任何伤口的血迹,甚至明白再过不久自己也就要消失这世界上。


——卡米尔交给你了,安迷修,敢伤害他我不会饶你的。


几分钟前还在痛哭即将失声的卡米尔,在雷狮与安迷修达成共识之后更是让哭声变得更加清晰,原本冷静沉默的少年眼看自家哥哥要离开自己,心中还是无法隐忍些许疼痛感。


不想离开,想跟他一起去那个世界。

大哥去哪、我就去哪。


……这些雷狮都是明白的,但在海盗团剩下卡米尔一人的那刻,心里再有多少的不愿意也只能将他交给了第二个目睹自己死去的人,即使他是自己如此厌恶的人。


活下去、卡米尔,带着我的心活下去,即便没有赢得比赛,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待卡米尔冷静下来后抬头看向已经奄奄一息的雷狮,明知他下秒随时可能会消失在自己眼前,却仍然不舍离开他的身边,在安迷修一声呼喊才逐渐回神,擦干眼泪转身离去。


「……再见了,大哥。」


凹凸大赛中剩下不到十个人,安迷修成为了大赛第三名并且收留了剩下一人的卡米尔继续着大赛中的这场战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取下拿来的,卡米尔像是还无法从刚才的伤痛清醒一般的将手中握着那染上血迹的头巾,往自己凑近上去轻拥,就想像那人还在自己身边一般。


……谁会想像在一天中失去海盗团的其他同伴们呢?一瞬间的事让自己变成了只身一人。


卡米尔,排名第七。

参加大赛时所存有的初衷更加强烈了些,那就是——